【田小森】讲故事
http://luoyikai.com/about

希望的幻灭

雪白的纸上出现了一个污点,它慢慢变大幻化成柱状的线条,逐渐的地线条变得更丰满,扭曲着出现了一只扁平的器官。它说它的出现是必然,因为是它不懈地在斗争才涌现出无数希望的可能,达尔文也因为它而察觉了世间的奥秘。
它骄傲地昂起头时有一种挤占周围空间的霸气。它是未来和可能的代名词,它才是一切选择的基础。而它此时出现在这里,是一种历史的使命,它劝诫我得为它服务。我说,好呀,我愿意为未来而努力,只是我是凡人,不确定能做的是否正确。它说,它也并不只有使命,我想要附加给它的它也无从改变。我说,谢谢。于是,它将线条沁润到纸间消失在了希望的另一边。

意想不到

我有一把锋利的刀,它能刺破皮壳坚硬的谎言,可是我却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做刀柄的材料让这把刀为我所用。一日,铁匠说他可以把刀的尾端打造成不锋利的手柄,只是这样刀的长度就会减损。一日,木匠说,要不我就当他的常客,每用一次他就给我新开一把刀柄,保证我回回都能用上。一日,路边乞丐说,刺破谎言不用利剑,用心体验就行。旁边一绅士笑了笑说,哼哼,被骗光全部家当,都是因为当初不用他研制的测谎仪。

花雀

花雀向上飞的愿望很强烈,它不知道自己已经突破了极限翻越对流层来到了冰冷的平流层。它的身体略微觉得不适,但它依然有强烈的愿望继续向上。哗,它在高点转身,只为从这里自由落地,坠向大海。它会从光明经历雾霭坠向无边的深邃和蔚蓝。

冰冷的晚霞

天黑的时候有霞光,赤红色的光线与翠蓝色的背景相叠,鲜艳是唯一能形容它的词汇。你可别伸手,千万别伸手,外面冻掉了北极熊的鼻子,吹走了企鹅的翅膀。

躺在床上的尸体是没有体温的,他的猫在饿极之时啃他也是无可厚非的,只是人们都不可思意的觉得像他这么光鲜的一个人怎么就悄悄的死在了自家的房子里。平日里他唱着歌哼着小曲到处溜达,时不时的做两道可口的菜邀请他的朋友来吃,即使沉默也一个人点一盏昏暗的台灯看书。人们觉得他应该老死在暖融融的阳光中,而不是像这样。可是他的猫知道,这才是他的状态,即使情况极端突然给它当了食物,他也不会窘迫不会后悔。

我也感冒了,也想请假

神要用六天造世界,当他说要有风时,就把自己吹感冒了,恩,剩下几天不着急,请个病假先。

1 2 3
© 电波茶馆 No.2 | Powered by LOFTER